【全泉投资】没想到,贾跃亭的FF要敲钟上市:估值220亿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贾跃亭正在上演一场翻身之战。

投资界新闻,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 (下称“FF”)昨晚宣布,已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就营业合并杀青最终协议,生意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并将在纳斯达克证券生意市场上市,股票代码为“FFIE”。

随后,FF官网宣布了此次融资路演PPT——公司将与吉祥控股和中国某一线都会(a Tier 1 Chinese City)将确立合资公司,支持FF中国的生产和以及FF中国总部。此前新闻称,来自珠海市的国资将向FF投资20亿元。随后进一步新闻流出:格力团体与华发团体携手介入了此次投资,但投资金额低于20亿元。今日上午,吉祥控股正式官宣,将作为财政投资人介入FF 公司SPAC上市的少量投资。

一旦FF完成上市,贾跃亭有望迎来死灰复然。眼下,新能源汽车没有最火爆,只有更火爆。刚刚拿下260亿港元融资的恒大汽车,市值暴涨超至3500亿港元;威马、零跑纷纷冲刺科创板;互联网巨头BAT整体跑步入场造车,所有人都在争抢一张门票。被视为中国造车新势力鼻祖,贾跃亭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昨晚,FF融资路演PPT曝光:

估值220亿,投资方辅助回国建厂

远在大洋彼岸的贾跃亭,至今还没在微博分享这个喜讯。

昨晚(1月28日),FF和PSAC宣布,双方已就营业合并杀青最终协议。合并完成后将在纳斯达克证券生意市场上市,股票代码为“FFIE”。据悉,该生意预计将于2021年第二季度完成,完成后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0亿元)。

投资方最先浮出水面。FF通告显示,通俗股PIPE包罗来自美国、欧洲和中国的跨越 30 家耐久机构股东。而PIPE 基石投资人包罗中国排名前三的民营汽车主机厂和耐久机构投资股东。本次合并生意约莫为 FF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

今天上午,吉祥控股正式宣布与Faraday Future签署框架互助协议:双方设计在手艺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睁开互助,并探讨由吉祥与的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同时作为财政投资人,吉祥控股团体还介入了Faraday Future SPAC上市的少量投资。

与此同时,投资界也从FF官网获取到此次融资路演PPT,其中提到:将坚持FF 唯一无二的中国美国双主场优势。公司将与吉祥控股和中国某一线都会(a Tier 1 Chinese City)将确立合资公司,支持FF中国的生产和以及FF中国总部。该都会还将提供政府津贴,如税收优惠,确立研发中央的分外津贴等。

【全泉投资】没想到,贾跃亭的FF要敲钟上市:估值220亿

FF还示意,其首款旗舰车型FF 91已获得跨越 1.4 万辆订单,设计在合并完成后约十二个月在中国和美国市场推出。同时,未来5年,其B2C 乘用车设计将包罗FF 91系列、FF 81系列和FF 71系列,预计总销量将跨越40万辆。

FF融资路演PPT正好间接印证了此前的一系列听说。此前新浪科技报道,来自广东省珠海市的国资将向FF投资20亿元。随后,南方日报获悉,格力团体与华发团体携手介入了此次投资,但投资金额低于20亿元。华发内部人士也向投资界证实,“这次行动不仅仅与华发相关”,言外之意另有其他投资方。

现实上,FF与珠海市之间的互助此前便已露出迹象。天眼查显示,2020年12月14日,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确立,注册资源2.5亿美元,由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全资持股,其法定代表人为贾晨涛。如若FF最终落户珠海,这将成为上海乐成引进特斯拉后,中国引进的第二家美国智能互联网电动车企业。

这也意味着,FF接下来要踏上回国之路了。

然则,FF回国建厂并不意味着贾跃亭可以直接回国。凭证停业重组方案,信托直接持有的FF股权,除停业整理或信托到期外,债权人信托托管人在FF公司IPO后便可以最先处置FF股权。因此,FF如若能够乐成上岸美股,势必会加速贾跃亭送还债务的速率,他的回国之日要等FF上市之后再说

6年烧光20亿美元

昔时造车,将贾跃亭帝国拖入深渊

提及来,贾跃亭算是中国造车鼻祖之一。

时间回到2014年12月9日,贾跃亭宣布,汽车产业面临一场伟大革命,乐视要打造最好的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随后,乐视智能汽车公司于2015年确立,乐视也因此成为全球首家进入造车领域的互联网公司。贾跃亭同时购入在拉斯维加斯北部的Apex工业园,并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美建厂造电动车。

彼时,贾跃亭正处在人生最绚烂的时期。那一年,乐视市值跨越500亿,跻身除BAT三巨头之外的互联网第二梯队,旗下涵盖了手机、大屏、体育、视频等板业态,打造出一个重大的生态疆土。

【全泉投资】没想到,贾跃亭的FF要敲钟上市:估值220亿

但好景不长。因手机供应链泛起问题,乐视陷入了资金逆境之中,贾跃亭曾认可由于节奏过快导致公司资金不足。即便云云,贾跃亭依然不愿放弃自己的造车梦,只身前往美国,最先了FF的造车之路。

这时,孙宏斌成为了第一位驰援贾跃亭的白衣骑士。2017年1月,仅仅经由了一个多月时间的尽调,孙宏斌便以150亿投资、乐融致新、三家公司,生意完成后,融创成为第二大股东,但这仍不足以扭转乐视网的颓势。无奈之下,孙宏斌于2018年3月宣布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

而身在美国的贾跃亭正在为FF的融资苦苦奔忙。2017年1月3日,FF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正式宣布首款量产电动车FF91,并示意将于2019年实现量产,但由于资金欠缺,生产设计一直推迟。直到2018年2月14日,在FF供应商大会上,贾跃亭才宣布公司完成了1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

【全泉投资】没想到,贾跃亭的FF要敲钟上市:估值220亿

紧接着,贾跃亭又找来了不差钱的许家印。2018年6月25日,恒大宣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占时颖和贾跃亭合资公司SmartKing45%股份,并将分三年投资20亿美元,首期支付了8亿美元。

然而仅仅时隔3个月,FF便一纸诉状将恒大告上了法庭,缘故原由是恒大阻碍其获得来自其他方面的融资。随后,双方陷入了口水战之中,直到2018年年底才宣告息争。凭证息争协议,恒上将持有32%的FF优先股权,并100%持有FF香港,贾跃亭则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的FF股权。

很快,在2019年4月,又宣布与FF公司签署协议,双方确立专注于在华研发、生产和销售豪华智能互联网(IAI)电动汽车的合资公司。但直到现在,双方的互助也无任何实质性的希望。

路演PPT显示,FF自确立以来已累计投入资金跨越20 亿美元。但这距离贾跃亭的造车梦还很遥远。一边是乐视留下的伟大窟窿,另一边是迟迟未能量产的FF91,面临这样的两难田地,贾跃亭最终照样选择了小我私人停业重组。

2019年10月,贾跃亭正式宣布审请小我私人停业重组,舆论一片哗然,其债权人也纷纷示意否决。

为了争取债权人支持,贾跃亭不得纰谬方案做出修改,包罗不再要求排除中国债务担保,直到获准债务偿付金额到达约定比例;获准债权人将有权继续在海内持有债权并处置贾跃亭所有已被冻结或已抵押、质押的资产。

直到去年5月,贾跃亭小我私人停业重组才获得最终确认通过。根据方案划定,在正式生效后,贾跃亭也将把现在小我私人所持的所有FF股权转入债权人信托,贾跃亭作为FF首创人也不再拥有任股FF股权,公司一样平常治理权也交付给FF全球CEO毕福康,但将继续以FF全球CPUO和全球身份继续推动FF走向乐成。

“彻底还债、恢复声誉、把FF做成实现梦想是我下一阶段人生中最主要的目的。”贾跃亭曾示意,“在世是一种责任,在世就有百万种可能,在世你的故事就没有竣事,就能还债、就能回国、就能把FF做成、就能实现梦想。”

再现疯狂一幕:“管他是谁,投了再说”

所有人都在争抢一张门票

现在,贾跃亭迎来了翻身的最好时期。

在珠海市与FF擦出火花的同时,被誉为“中国最牛风投”的合肥市又在新能源汽车赛道脱手了。1月27日,零跑汽车宣布完成43亿B轮融资,战略投资方除了国投创益、浙大九智、涌铧资源外,另有合肥政府投资平台介入投资。

早在去年急需外部“输血”之际,合肥市曾重注70亿元,一举助力蔚来逆势翻盘。后者市值也一起高涨跨越940亿美元,成为海内第二大市值车企,合肥市也凭此收获了跨越100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盈利。

而另外一家冲刺科创板的造车新势力威马汽车,同样获得了来自国资机构的鼎力支持。去年9月,威马汽车宣布完成了总额100亿元人民币的D轮融资,由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团体团结领投。而在此之前,威马汽车全球总部与设计采购中央均已落户上海。

另有恒大汽车,更是将新能源汽车狂欢展现得淋漓尽致。2020年9月22日,恒大汽车正式启动了科创板IPO,由指点,并在深圳证监局立案挂号。许家印更是展示了自己壮大的同伙圈——继去年9月获得约40亿港元的配股融资后,又于本周与六名投资者划分签署认购协议,筹集到260亿港元。停止1月28日收盘,还没见到汽车影子的恒大汽车市值已跨越3500亿港元。

与此同时,BAT等互联网巨头正在跑步入场

2020年12月尾,由上汽团体、、团体团结打造的智己汽车科技有限公司在浦东新区完成注册,注册资源100亿元。其中,上汽团体出资54亿元;张江高科与各出资18亿元。根据智己汽车官方设计,其智能纯电轿车量产版车型预计2021年年底上市,2022年交付用户。

百度也迅速赶来。今年1月11日,百度宣布正式组建一家智能汽车公司,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吉祥控股团体将成为新公司的战略互助同伴。据悉,新组建的百度汽车公司将面向乘用车市场,着眼于智能汽车的设计研发、生产制造、销售服务全产业链领域。

腾讯同样不甘落伍。1月19日,团体宣布与腾讯杀青战略互助,围绕智能座舱、自动驾驶、数字化营销、数字化底座、数字化新营业及低碳生长等领域睁开全方位战略互助。这也是双方近年来第三次杀青深化互助。

一度遭遇无数质疑的新能源造车为今受到疯狂热捧?一位VC投资人这样注释:“新能源汽车无论从驾驶体验照样性价比上,都从已往追赶燃油车变为现在的逾越燃油车,这绝对是一个汽车时代的变化,而电动车之后,智能汽车空间加倍重大,相当于已往诺基亚手机与现在智能手机的变化。”2020年,蔚来、小鹏、理想三家中国造车新势力聚齐美股,上演了一场造富盛宴。

现在,所有人都在争抢“入场门票”。正如零跑汽车首创人明示意,蔚来、小鹏、理想上市之后的显示,让许多投资人以为在新能源汽车上的投资时机不错。“零跑很可能是他们(资源方)最后的一张门票。”同理,各方也希望能够从FF身上抢到一张门票,“管他是谁,投了再说”,一位VC叹息。

曾几何时,贾跃亭为梦想窒息,倒在了造车上;现在时移世易,造车迎来了最好的时代,贾跃亭可能快要翻身回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