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音演员「千人一声」,是敷衍工作吗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光与夜之恋》,为什么又是阿杰?”

腾讯出品的乙女游戏《光与夜之恋》推出后,除了剧中几个可攻略男主的人设引起了争议外,一部分玩家的“炮火”则对准了配音演员。为男主之一的萧逸配音的阿杰,收获了最多的吐槽。有不少玩家认为阿杰的配音大同小异,“太有个人特色”,容易让人“串戏”。

毒眸(ID:DomoreDumou)盘点了市场上部分国产女性向手游发现,该类含有大量语音台词的游戏在配音演员的选择上,已经出现了高度的同质化现象。阿杰、夏磊、赵路、等配音演员成为手游配音的常驻嘉宾,赵路甚至可以拿下“全勤奖”。

近期另一个关于配音的讨论,是曾为《甄嬛传》甄嬛、《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白浅等角色配音的季冠霖,在近期播出的《千古玦尘》中为周冬雨配音,被观众认为“出戏”。季冠霖回应“出戏”论后,相关话题一度升至微博热搜榜首。

此前网友也曾抱怨过国产剧配音的“雷同”,并戏称国产剧就是“阿杰边江乔诗语季冠霖四个人谈恋爱”,但当时的吐槽点,主要集中于无法使用原声的演员们。

而如今对出戏的讨论,已经越过演员本身,加上手游配音更不涉及演员台词问题,配音演员成为了观众“声讨”的核心。

过硬的业务能力,原本是人气配音演员走红的基础。阿杰和季冠霖,过往均有声线丰富多变、贴合人物的作品产出。曾经因为配音实力出圈、被网友拿来和台词不好的演员们进行对比的声优们,为什么在今天也会陷入同质化“怪圈”、并收到“让人出戏”的反馈呢?

这或许是当下的配音行业所遭遇的、普遍的“时代困境”。

01

“市场选择”与“人才短缺”

在关于配音演员同质化的讨论贴中,有网友提出一种假设:是不是甲方要求用这个声线进行配音的?

对于配音行业来说,占有更多话语权的,往往还是掌握剧集游戏项目的甲方客户。

曾经有商业游戏配音监棚经验的策划小罗告诉毒眸,一些项目组会在前期阶段直接指名要某位配音演员来配,如果没有指名,就会先给配音导演人设原案和简单需求,配音导演提供人选进行试音,项目组再根据试音挑人。

配音过程中同样有甲方客户的参与。策划会现场或者语音连线录音棚,比较细致的配音过程是配音演员念一句,配音导演和监棚的策划听一句,三方觉得没有问题,才会通过。

因此,除了根据自己的理解和经验进行配音,配音演员更多的时候需要考量的,是如何完成甲方客户的需求。小罗也提到,之前和圈内比较大牌的配音导演和声优合作的时候,对方都很专业,一般“不耍大牌”。

在甲方市场之下,配音除了在声线、感情上要满足客户需求,还需要追求效率,尽量“快”完成配音的工作。

效率的指挥棒之下,业内人士阿欢告诉毒眸,有的商业配音确实出现流水线作业的情况,“现在的要求就是快,说白了我们如果做得慢一点,客户可能还不选我们,配得好的这一些就活儿多,活儿多就是速度越快、赚得越多。

演员的收入方式也在发生变化。在上影厂时代,配音演员经手的作品主要是经典译制片,对作品的打磨时间也更长,“我很佩服上一辈的配音演员,比如上影厂,他们可能会聚在一起开剧本会、分析角色、对戏、试录等等,会很认真地去打磨一个作品,”

而现在剧集、游戏、广播剧等作品更追求投产比,配音演员们也随之更追求配音的效率。“既然价格提升不大,那肯定就是压缩工作时间,用最短的时间内挣更多的钱。”阿欢表示。

配音行业在声优人才上的缺失,也成为游戏和部分剧集配音高度固化的原因。阿欢觉得行业为甲方提供的选择也相对有限。

配音演员并不是热门的职业选择,一名新人配音演员入行往往要从“群杂”(群众演员的背景人声)开始配起,有3-5年的配音经验才能挑起大梁。

如此看来,行业拥有丰富配音经验、又符合角色要求的配音演员原本就不多。这些配音演员承担了多部戏的配音工作,观众耳熟能详,自然容易“串戏”。加上甲方需求、工期等种种因素的影响,所谓的配音同质化,其实是当下配音行业的“市场选择”。

02

配音演员走入“流量时代”

事实上,即使行业人才短缺,仍有不少业务过硬的配音演员,活跃在剧集配音领域。

但对于甲方来说,他们不是乙女游戏配音的第一选择——他们缺乏足够的知名度,难以给项目带来多层面的流量加持。

观众对流量演员原声的讨伐,促进了配音演员从幕后走向台前。在综艺《声临其境》中,边江与明星PK被淘汰上了热搜,去年B站也打造了垂类节目《我是特优声》,聚焦于配音演员的竞技。

配音演员们收获了曝光的机会,也拥有了自己的粉丝,头部配音演员的线下活动现场甚至能比肩小爱豆的见面会。两年前广播剧《默读》的声优见面会在上海召开,由于粉丝过多,主办方只能临时取消见面会,两名主役配音演员刘琮和杨天翔仅仅上台互动了几分钟就匆匆离场。

而这种流量的加持,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项目的前期工作。毒眸往期文章中提到,行业选择配音演员的标准,已经受到了流量思维的影响。本身产品力不够的游戏,甚至会考虑选择高人气的配音演员进行流量加持。

小罗也告诉毒眸,甲方如果进行指名,首先肯定是考虑配音演员的名气。人气高、流量大的配音演员,成为不少ACG项目的主要选择。不少流量配音演员声线都较有特色,甲方很有可能认为玩家就是偏爱这样的声线。

从源头来看,这种曾经在影视圈大行其道的流量思维,可能也需要进行改变。

高知名度的配音演员能带来流量加持,也同样存在风险,他们有可能因为自身的争议事件影响作品的口碑。去年3月,《剑侠情缘网络版3》NPC“王遗风”的配音演员龙吟被曝已婚骚扰女性,官方迅速终止了与该配音演员的合作,为相关角色寻找新的配音演员。

回归配音的本质,减少流量思维的影响,或许才更有利于推出观众的作品。近期热播的国产动画《眷思量》的采访中,知名配音演员姜广涛就提到,这部动画的导演不想用“一听就是某个戏里串戏的声音”,更为追求角色的还原度和贴合度,而不是配音演员的知名度。

毕竟,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而从根本上,行业或许需要给新人配音演员更多机会。

“配音在他们的产业链里面,我觉得算是比较后端的一件事情,所以有这种比较合适的(配音演员),客户一般不会轻易去换,”阿欢表示,“如果他们想要选人,比如储备十几个供应商,或者全网去选合适的声优,那肯定能选出新人。”

配音工作室方面,推新人其实早就提上了日程。729声工厂在承担《杀破狼》广播剧的配音工作时,就选择了当时还是新人的杨天翔担任主角之一的“长庚”的配音,与头部的阿杰搭档。在《光与夜之恋》中为夏鸣星配音的谷,其实在此前就很少担任游戏作品的配音。

“对于游戏粉来说,配得好就行,一般不在乎谁配的。”小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