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过半,这些风口没了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2021年刚过半,很多风口倒下了。

上半年,虚拟货币市场一路水涨船高,比特币价格突破6万美元关口,没想到5月份币价纷纷跳水,无数人的财富灰飞烟灭,“挖矿”行业也就此陨落。

在线教育行业早些年备受资本追捧,一个暑期能烧几十亿用作营销投放,没想到今年官方一纸令下,行业突然熄火。

去年拼多多、美团、滴滴、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纷纷下重金布局社区团购业务,他们迅速组建地推团队,在各地跑马圈地,卖菜生意做得如火如荼,过去创业公司争抢的社区团购赛道,变成了巨头游戏。最近,曾经的社区团购明星项目同程生活宣布破产倒闭,社区团购淘汰赛开始。

有些风口本身就是一场骗局和投机,市场遇冷后,沦为一地鸡毛;有的风口一度被资本和社会看好,但最终陷入了“烧钱买流量”、“融资续命”的窘境;还有些风口如今被巨头把控着,中小型创业者们难以突围……

风口意味着机会,意味着更多的商业可能和更广阔的市场空间,但是风口中也夹杂着贪婪、欲望,以及不可估量的风险。深燃对今年上半年倒下的风口进行盘点,也想借此提醒创业者,追风口的道路上,别贪婪、别搞投机主义,也别忘记初心。

币圈降温,挖矿时代落幕

2021年可以说是币圈辉煌又惊悚的一年。以比特币为例,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比特币的价格从一枚1万美元飚升至6万美元,随后又再骤跌至近期的3万美元。这是一个充满投机与不确定的市场。

2021年年初,比特币价格开始飞涨。靠着比特币屡创新高,包括狗狗币、柴犬币等各种小众虚拟币种也多次暴涨出圈。

一路飙涨的币价吸引了无数投资者和散户。风口之下,虚拟货币数次冲上热搜,江湖上到处都是一夜暴富的传说。“挖矿”热潮也随之爆发(挖矿是虚拟货币的一种出产方式,比特币需要产出者利用特定的算法去“挖比特币”)。

但是币圈的牛市来得快,去得也快。

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业协会以及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公告,要求有关机构不得开展任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包括为客户提供虚拟货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接受虚拟货币或将虚拟货币作为支付结算工具;开展虚拟货币的储存、托管、抵押等业务等等。这一公告,打响了币圈整顿的第一枪

挖矿需要消耗巨大的能源,不仅无益于当地的经济发展,且会带来巨大的生态负担。“518公告”出台三天后,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明确提出,“下一步应采取针对性措施,开展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行为集中整治活动。”

各地监管部门重拳出击,纷纷开启虚拟货币挖矿项目清退工作。小型矿场或破产倒闭或停产贱卖,大型矿场被迫集体出海。这轮整顿之下,数字货币交易平台OKEX估计,挖矿禁令可能导致中国多达90%的挖矿活动下线。纽约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马文彦(Winston Ma)对媒体论断,“这标志着中国加密货币挖矿时代的终结。”

越发严厉的监管政策出台,币价频频暴跌,虚拟货币交易迎来“至暗时刻”。比特币一度面临恐慌式抛售,如今比特币的价格相比于3月份6万美元的高点已经跌去近五成。第二季度,比特币整体价格遭遇断崖式下跌,猛跌41%。

币圈哀鸿遍野,没能看清局势的炒币者们,一夜之间账面清零。

“前段时间,人们都太疯狂了,整个市场都是不理性的。而且这轮虚拟货币的牛市,一大部分原因是靠大型机构的炒作炒起来的。如今这些机构已经套利跑路。在监管之下,虚拟货币的投资风口期不再了。”长期观察虚拟货币的皮克斯指出。

在线教育大整顿,广告大战成历史

今年上半年,教培行业从业者的日子不好过。

一位分析师看到最近出台的一系列教育政策,感慨道:“和2018年的幼教新政很像。”

2018年,“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后,国家出台政策禁止民办幼儿园上市,资本再难参与学前教育市场。类似的情况出现在了2021年,只不过这一次的整顿针对的是更大范围的K12教培市场。

2021年3月份,一份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简称“双减”)文件在网上流传,其中的主要内容包括:不允许周末和寒暑假开展课外培训、不允许企业上市等。业内疯传,在线教育要变天了

“双减”政策这只靴子还未落地,罚款先来了。4月25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对、学而思、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价格违法行为分别给予警告和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5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以虚假广告为由,分别对和猿辅导处以250万元的罚款。紧接着,因为学前儿童竞争激烈引起的争议,监管部门发布了一份新规清单,以整顿在线教育公司的广告活动。7月2日,北京市教委又宣布,各区教委将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

在政策未明朗之前,今年的在线教育暑期档变得静悄悄。有行业人士统计,与往年暑期投放大战的疯狂不同,今年暑期前期,在线教育机构的投放同比少了9成。繁盛景象不再,公交地铁上也再难见到在线教育的广告。

有关在线教育的投融资也减少了很多。据统计,2021年6月教育行业共发生了23起融资事件,共融资17.678亿元,其中最大的一笔融资是小鹅通的1.2亿美元D轮融资。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6月份教育行业的融资总金额减少了68.82%,融资事件数量同比减少8%。在线教育行业突然踩了急刹车

但是在过去几年,在线教育是最热门的投融资赛道,优质的在线教育标的一度被资本热捧,几乎所有的投资机构都曾将在线教育列为了重点投资领域。2020年,在线教育融资额度高达539.3亿元,这一金额比2016年到2019年四年的在线教育领域融资总额都要多。

“当时投资人热捧在线教育的逻辑很简单,第一把它当成消费品来看,第二就是看中了在线教育的渗透率,认为在万亿级的教培市场里,在线教育未来能有20%-50%的渗透率。”有投资人对深燃表示。

但是被资本热捧起来的在线教育行业,长期野蛮生长,深陷烧钱获客、规模不经济的泥沼中难以脱身。

随着竞争加剧,在线教育的流量越来越贵。有数据显示,2019年教育行业暑期K12在线大班课49元入口班(即教育公司为了吸引用户而设置的暑期低价课)获客成本为200-300元,2020年已经涨到600-700元。即便已经烧成了黑洞,但是没人能逃离,各家为了生存不得不持续投入。

创始人在2020中国企业家论坛上表示:“我认为当前的商业模式是不可持续的。每收一分钱,就要先花掉两块钱。一旦资金流停止,行业内几乎没有人能忍受。”但这样的怪圈没人敢打破,因为一旦停止烧钱获客,没有自我造血能力的在线教育公司很难存活下去。

在线教育高速增长的同时,一些社会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教育机构的大量宣传与投放不断刺激着家长,某些学科出现过度竞争的现象,让大量学生过度在意分数而忽略了综合能力的发展。虚假宣传、课程质量差、诱导消费、霸王条款等问题也频繁被消费者投诉。

“如今一系列的政策,对于行业来说,其实并不是简单的短期阵痛,而是长期的规范。总体来看,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在线课后辅导行业将面临收入萎缩的困局,但在线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等赛道将迎来利好。”奥纬咨询教育与培训业务董事婧表示,“在线教育经历了过去几年的高速增长和火热的资本追捧之后,目前进入了冷静调整期。”

社区团购,沦为巨头的游戏场

社区团购洗牌开始了。

7月6日凌晨,社区团购品牌同程生活创始人兼CEO宇发表内部信表示,同程生活将做出战略调整。这标志着同程生活将从C端业务转向B端,放弃原有的社区团购业务。

没想到,短短一天之后,同程生活再度宣布,因为经营不善,公司决定申请破产。这也是2020年社区团购大战后,第一家申请破产的社区团购企业

作为社团团购的重要玩家,同程生活的倒闭,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一个万亿规模的市场正式开启了淘汰赛。赛道中没有竞争优势的团购公司将慢慢被淘汰掉,社区团购这个曾经热到发烫的风口逐渐成为巨头间的游戏

很多人以为社区团购这条赛道,是在去年被互联网巨头带火的,实则不然。早在五年前,就有不少地区兴起了团购卖菜的模式。有互联网观察者统计,在2016年前后,围绕生鲜电商大概诞生了4000到5000家创业公司,2018年,社区团购创业热潮兴起。大量的创业公司冲了进来,社区团购一度成为了资本热捧的对象。

同程生活也是在那段时间诞生,根据天眼查信息,同程生活一共获得8轮融资,最近一轮发生在去年7月,由襄禾资本领投,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AI)、元禾资本等跟投,投后估值10亿美金。

但是到了2020年下半年,巨头们开始认识到社区团购的市场有很大空间,纷纷开始下场。去年6月份,滴滴旗下的橙心优选小在成都上线;随后,美团、拼多多纷纷开始推出自己的社区团购业务;12月,京东集团向社区团购平台兴盛优选投资7亿美元……

巨头们进场后,打起了价格战,疯狂补贴用户,试图靠烧钱换取增长。

猛进的背后,社区团购扰乱了零售市场的价格体系,供需关系倒挂,进价售价倒挂,这不仅冲击了中间商、供应商,也冲击了小型零售店铺。

在这样猛烈的价格补贴战中,巨头们抢走了大部分市场和用户。中小型创业公司根本玩不起。何鹏宇曾直言巨头的冲击力:“随着巨头进来,低价引流的策略导致同程生活毛利一度压低到了5个点甚至负毛利。”

社区团购乱象丛生,国家不得不及时出手予以整顿规范。去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相相关会议,强调互联网平台企业要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严格遵守“九个不得”,低价倾销、哄抬价格、大数据“杀熟”等行为再成监管重点。行业告别价格战,很难再如同之前一样野蛮扩张了。

但是在这轮价格战的冲击下,行业内的中小玩家们再也没有了先发优势。钱没有巨头多,组织能力没有对大,不少从业者在夹缝中求生。

如今,社区团购市场已经跑出了一些头部公司,有报道称,在春节之后,美团优选的日单量已经可以稳定在2300万,日峰值达2700万;相比之下,多多买菜的日均单量则在2000万上下,兴盛优选接近1500万单。年初,十荟团宣布日单量已突破1500万单,橙心优选同样宣布自己的日订单已经突破1000万单。

这些项目背后都有巨头加持。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分别由美团、拼多多、滴滴内部孵化,十荟团背后站着阿里,兴盛优选被腾讯、京东选中。

整个市场基本被巨头瓜分,行业格局逐渐明朗,新的创业者和创业项目很难突围。而没有巨头做靠山的中小玩家,再难掀起波澜,要么转型求变,要么彻底出局。同程生活的倒闭只是开始。

风口为何倒下?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这句话用来形容风口的兴起和倒下,再合适不过。

虚拟货币市场野蛮发展,交易风险极高。随着这轮虚拟货币牛市的出现,币圈乱象越来越多。比如非法从事比特币投机交易,或打着“数字货币”的幌子进行非法代币发行融资、非法传销活动。而暴涨暴跌的行情则加剧了金融市场动荡,甚至有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还会削弱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为了阻断虚拟货币风险的传导,国家不得不出手对虚拟货币从生产环节到流通环节进行全面监管。这样的风口,是伴随着行业乱象一起消失的。

还有些风口的倒下或者消失,和行业无序竞争有关,比如在线教育和社区团购,这些赛道中的创业者们追赶着风口,没想到最后,风口坠落了,只剩下了一地鸡毛。

问题出在了哪儿?

有些是因为背离了初心。比如在线教育,这个行业的特点就是突破地域、时间、空间的限制,因而在线教育这种模式刚刚出现的时候,很多人认为它能够推动教育的公平化。不少在线教育创业者在创业之初也打着实现教育公平的旗号。然而,这么多年来,在线教育公司疯狂烧钱买流量,抢用户抢市场,拼融资搞上市。在线教育行业一度乱象丛生,很多创业者们背离了初心。

有些是因为巨头下场瓜分了大部分市场份额,生意变得难做。比如社区团购,这本来不是一个门槛很高的生意。高临咨询研究发现,自提的社区团购模式,从前端的销售,到后端的供应链,都没有核心的商业壁垒,所以只要有烧钱的玩家存在,这个模式的门槛就不会很高。在社区团购赛道中的大部分中小玩家,都没有建立坚实的护城河。巨头带着资金技术以及强大的组织能力俯冲进来打起价格战,社区团购变成了巨头的游戏,中小玩家们无力招架,只能被淘汰出局。

虚拟货币、在线教育、社区团购……这些风口一度被资本、投机者捧上高位。今年上半年,这些热得发烫的风口却被快速地颠覆。商业环境瞬息万变,抓住风口确实能抢占先机。但是,在追风口的道路上,保持理性、不被短期的利益冲昏头脑,懂得建立自己的护城河、跑出清晰的商业模式,这才是关键。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皮克斯为化名。